やしろねね 寿命。 地縛少年花子くん

【花宁】我亲爱的魔女小姐

やしろねね 寿命

装饰切片草莓与奶油糖霜的陶瓷蛋糕小食盆,粉色撒了亮闪闪荧光银粉的跑轮,手工制吊床和小秋千都打上蝴蝶结。 在饮水瓶上站着一只银质小鸟,笼子前则挂着她胸针同款可爱小骷髅。 就连底板上铺了几厘米厚的纸粒砂,都是满满少女心的糖果色。 已经目送几只小不点回归仓鼠星球,正因如此,还在的每一天都想把它照料到最好最快乐。 八寻宁宁轻快地哼着自己编的歌词,站在水槽前有节奏地洗洗刷刷。 把仓鼠厕所的沙子倒出筛过,再重新装回。 寻出那些被黑蜡笔藏进边边角角,已经潮湿发黏的水果块和谷粒。 用簸箕把纸砂垫料全部铲出,再用热水把笼子彻底冲洗——等干完清扫工作,一个上午已经过去了。 她去厨房准备了黑蜡笔最爱的新鲜蔬果:弄碎的黄瓜和胡萝卜,去皮去核的葡萄,还有两粒小红莓。 体型比旁边的黑蜡笔大了整整一圈。 毛色纯净无比,是晨曦般的浅金,流动着丝绸般的光泽。 圆圆的蓝眼珠像清澈晴朗的夏空。 这种品相的仓鼠……不便宜的吧?! 八寻宁宁震惊地看向塑料箱里。 为了让黑蜡笔在等待洗笼子时不至于无聊,她在里面用瓦楞纸搭了小小的仓鼠迷宫。 现在纸板东倒西歪,一片狼藉。 那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金丝熊叼着纸板,用粉红的小爪子想把它竖起来。 然后像突然意识到刚才做了什么一样,很不好意思地蜷成一团。 只是做咖喱时一个恍神,眼前就突然天翻地覆。 到底是什么怪异,居然辉哥在家里时还敢捣乱?所有物品都是不同于日常的巨大,看来是他本身缩小了。 不,变成仓鼠还在其次,关键是午餐才做到一半,如果辉哥接手的话会出人命的啊啊啊! 暂且不管身旁那只被他的突然出现震惊到呆滞的原住民,仓鼠光焦虑地在塑料箱里转来转去,四处打量。 桌子上立着一个蓝色手工相框,用捡拾的海螺与贝壳精心装饰过。 照片上是两个头戴草帽,被海风吹动长裙的可爱美少女。 一般来说,任谁都会先看向右边那位,无论闪闪发光的美貌,还是矜持的笑容,纤细白皙的小腿,都令人难以移开视线。 但是直起身的金色仓鼠,目光却停留在了左边提着红色水桶和铲子,快乐地堆着沙堡完全没在看镜头的少女: 八、八寻学姐?! 短暂的呆滞后,黑蜡笔仿佛被他身上小动物般的友善气息吸引,乐颠颠地凑过来,拽着他一起去玩仓鼠迷宫。 没回过神的源光跟着它跑了一段,挤进纸板搭成的小游乐场——他比普通仓鼠大一圈的毛茸茸身体撑开了没粘牢的胶带。 看到纸板朝自己倾倒,敏捷的仓鼠光下意识反方向跳开。 完蛋了,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用心设计的仓鼠迷宫变成一片断壁残垣。 突然变成仓鼠到了暗恋的学姐家,还把她的东西弄坏了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直到八寻宁宁好奇地站在塑料箱前向下探头,他还在手足无措地试图挽救什么。 ——是私服八寻学姐,不,甚至是居家服!可可可可爱! 夏日祭上看到和服学姐就悄悄妄想过她居家随意的样子,没想到比幻想中更……! 心脏它在砰砰跳啊!仓鼠这么小的身体,居然也能发出如此清晰响亮的心跳声吗?他真的不会片刻后因难以承受可爱而爆炸吗!? 而且八寻学姐,就算在家也不能穿得这么松懈啊!就算没有别人,也会有色色的怪异还有不知怎么就变成动物的好人这种意外出现的! 八寻穿着一件轻飘飘地缀着很多蕾丝的长袖睡裙,洋溢着清爽的夏日气息,简单讲,就是又薄又透。 腰间被樱花粉的蝴蝶结束得细细,她哼着歌,平凡的步伐都小雀一样轻盈。 围了一圈刺绣花边的桃心领,在低头时微妙地敞开着。 救命啊。 他在心中暗暗地呐喊。 虽然作为普通的国中三年级少年,运动不足以发泄的躁动和偶尔窜进脑中的黄色废料他当然也有,遐想过可爱明亮之外,八寻学姐性感的一面。 但也不需要这么突然就把过于刺激的存在放到眼前吧!谁来告诉他现在表白还来得及吗? 发热过载,大脑短路的仓鼠被捧在掌心上,只来得及庆幸被毛不像人的脸会因情绪剧烈变化颜色。 和八寻宁宁带着纯然的疑惑,明净的桃色眼眸对视,短暂激动后的好仓鼠源光羞愧欲绝,顿时陷入自我厌弃中。 ……明明只要学姐露出笑容就够了,怎么能用那些乱七八糟的妄想冒犯她呢? 小小的仓鼠突然浑身僵硬,木着不动。 八寻宁宁以为它是受了惊吓,歪头想了想(这个动作又让近距离悄悄盯着她的仓鼠源光不争气地心跳如鼓),双手捧着仓鼠转向厨房。 没走几步,浓郁鲜明的香气就传了过来,仓鼠抽了抽湿润灵敏的小黑鼻头:原来八寻学姐今天中午也在做咖喱吗? 八寻宁宁切碎了一小块银鱼干喂给他,还顺了顺仓鼠细软的金毛。 差点让本来就心不在焉进食的仓鼠源光噎到。 这时煮着东西的锅突然咕嘟咕嘟地响起来,让同样熟悉厨房的一人一鼠同时转头过去。 八寻宁宁放下它,关火,掀开锅盖,香气与蒸汽一同扑面而来。 让他不禁幻想起两人肩碰肩,一起制作料理会多么愉快……呃啊,可是八寻学姐甚至还不知道他其实非常擅长料理和家务。 当时如果不隐瞒,也就没有理由邀请她一起做甜甜圈了。 辉哥为这件事直到现在还笑话他。 她舀出煮好的浓稠的咖喱,浇在同样新出锅的米饭上。 仓鼠踮起脚去看。 八寻学姐的料理技巧娴熟,但未免太随便了点——撕开扔到旁边,取用一半的咖喱块是超市随手买的折扣商品。 锅里只有青豆、洋葱、土豆和胡萝卜,蔬菜还算丰富,但起码要加点鸡胸肉丁吧!或者配半个白煮蛋吃,营养会更均衡吧? 在学校中,隔了一个年级又分属高等部和初等部。 他们平时很难偶遇,一旦见面又总是去处理种种怪异的事件。 但他其实很想和她多说说话,坐在一起闲聊,比如交流一下料理经验…… 仓鼠源光预估了下时间,悲伤地发现自己的咖喱也要在锅里煮开了。 不,乐观点想,或许它根本没有煮坏的机会,可能已经被辉哥毁掉了…… 为了喂饱全家人,他每次都会煮上满满一大锅。 为咖喱配上相当份量的炸猪排、煎蛋卷和新鲜时蔬。 辉哥昼伏夜出,总是把自己弄得很累,需要营养丰富的料理及时补充精力和热量,驱散疲乏,温暖他的胃。 妹妹源星年纪小在长身体,不仅考虑搭配合理,还要色彩鲜艳,调动食欲,让她尽可能不养成挑食的坏习惯。 ……如果能邀请八寻学姐到家里吃饭就好了。 想让她也尝尝自己的料理。 慢着,没准她真会答应下来也说不定,毕竟她是真的很喜欢辉哥的脸。 她轻轻一戳,就仰面倒下,又骨碌碌地翻身爬起来。 在想我还有没有机会啊。 冥冥中感觉到什么,金仓鼠猛地直起身,运动能力相当好地向她一跃。 好奇的少女把小仓鼠托到面前。 几年后,几年后。 同班同学三叶惣助的幽灵在眼前消散那一刻,骤然又如录像带在眼前重放。 那是他第一次眼见亲近之人在面前逝去,尽管只有短短一天的相处。 自幼以来驱魔师的教育这样告诉他。 即使明知寿命将近,却仍然乐观积极,明朗又忙碌地生活的八寻学姐,在她的心中,蕴藏着怎样的坚强和勇气呢? 仓鼠靠近她的面庞,那圆滚滚的蓝眼珠,如同两汪透出星光的海水。 ——虽然说不出口,但就是我啦,八寻学姐。 仓鼠小心地凑上前,湿润的黑鼻头轻轻贴上她光洁细腻的鼻尖。 如果不是仓鼠,而是本体的话,这样可能会吻上的吧?!不,不是说好了只守护学姐的笑颜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吗! 一起活下去吧。 这是祈求,也是许诺。 只要活下去,就会有好事发生。 学姐,不仅是一定会反抗命运,将你从死亡的阴影中带走,你想要和帅哥开始一段浪漫恋情的愿望,几年后的我也会为你实现的! 等着我吧! 掌心中那小小的,温热的身体,像是一吻后下定决意的人鱼,化作泡沫消失了。 虽然是不容置疑的怪异事件,但不知为何,在她心中没有留下任何惊异。 奇妙的暖流如泉水涌入,慵懒的安心感扩散到全身,仿佛像传说中那样,好孩子被路过的天使拂过了头顶。 意识到重新回到家中,果然厨房已经冒出滚滚黑烟……还、还好,这次来得及拯救厨房就好,料理什么的随它去吧。 拎着长耳朵勿怪的源星坐在旁边,像拿逗猫棒一样挥舞着一把驱魔法器。 那些他付出不知多少努力才能使用自如的法器,在妹妹手中就像玩具一样轻松。 一家中灵力最低的次男叹着气,从冰箱取出速冻食品加热。 从很小的时候,就早已接受禀赋天生不同的事实。 偶尔也想过如果换做辉哥和妹妹,处在同样位置上说不定会做得更好。 金发的少年站在一片狼藉的厨房里,羞涩地摸了摸鼻尖。 然而他已经知道,有些事只有他能做到,只有他能做好——等着我吧,八寻学姐。 被毛漆黑,像一颗蹦蹦跳跳,透出红的黑樱桃。 身形小巧,但所到之处如同飓风刮过——好不容易歇下来喘口气的黑蜡笔又被它追得满箱乱跑。 如同戏耍一般,快要赶上却突然放缓,在黑蜡笔松懈时又突然从沙坑里钻出吓得它蹦起来。 看八寻气得跳脚,又转头在她的小指上咬了一口,以完全不像仓鼠的敏捷跳上她的手肘,肩膀,撞掉桌上的相框开始一通胡闹。 恼怒的八寻宁宁重重捶了下桌子,挽起袖子想要揪住这只捣蛋鬼。 随即房子中回荡着乒乒乓乓的噪音。 啊啊啊,气死了,明明是只仓鼠,为什么捣乱的样子就像那家伙一样—— 好无聊啊。 七峰樱和日向夏彦正在不远处的桌子上就着一壶新泡的红茶谈论下次的传闻广播。 每隔几分钟,优雅的大小姐都会冷漠地肘击她的爱慕者。 转向另一边,女人脸的不可思议之三正好奇地摆弄着相机。 尽管得到了那份记忆,但就像电影般缺乏真实感。 连看到剖开的小鸟都会吓得尖叫,根本不能做玩伴呢。 最近也完——全——没有什么怪异要向他许愿,好闲啊。 柚木司像追自己尾巴的黑猫一样,没什么精神地拨弄着肩上的鬼火黑杖代。 只是眼睛闭拢再打开的一瞬间,就变成了塑料箱中的仓鼠。 这是哪里也好,会这样的原因也好,都没有去思索的必要,只要能让他玩个痛快不就够了! 当气鼓鼓的八寻宁宁出现,这乐趣又跃升一个层级。 居然是阿普的助手! 虽然被说更像是猫,但他很自然地习惯了仓鼠的身体,开始大肆破坏。 看她围追堵截,被自己牵着走。 起初是因为阿普才注意到她,但很多时候,她的反应也太有趣了吧! 完全不像已经高等部的学生,稍微一逗弄,喜怒哀乐就不加掩饰地展现在那张小小的甜美的面庞上。 满脑子不切实际的少女粉红幻想,做事却比男孩子更冲动莽撞,每每做出预料外的惊人之举。 底座原本就不稳,失去平衡下连着上面的小东西一起坠下—— 啊呀,忘记暂时不是幽灵,什么东西都会实质性碰到了。 被努力地接住了。 掌心的温暖柔软,很好地缓冲了下坠的力量。 那个不轻的陶瓷娃娃和他一起落下,八寻宁宁慌乱闪躲,不小心踩到被碰倒的长嘴壶流出的水,自己也摔到了地上。 陶瓷在她脚边清脆地碎成一地残片。 但全程中,即使摔倒时她也没有条件反射地伸出一只手撑住地面,而是双手护住那只小小的罪魁祸首。 ……像是珍宝般被不顾自身安危地呵护。 琥珀色的眼睛睁开了,直直盯着她。 这种感觉,已经多久没有了呢? 虽然被咬的小指还隐隐作痛,八寻还是虚虚地合拢双手,阻止过于活跃的仓鼠逃出掌心。 八寻试探着松开手,它就一溜烟地沿着手臂,爬上她圆润的肩头,乖巧地缩在上面。 不知怎么领悟到这一点的八寻宁宁无奈地去拿扫除工具,清理满室狼藉。 她刚把碎瓷片收起,仓鼠就用细腻的绒毛蹭着她的颈窝。 八寻伸过手想把它捉下来,这回仓鼠自觉地跳入了她的掌心,八寻叹了口气。 蠢蠢欲动的仓鼠,甚至八寻宁宁自己,都被这句话惊呆了。 ……她怎么会突然说出这种话?明明它搞的破坏让她快被气死了。 ——并不是这么简单的理由。 在这只巴掌大的小家伙身上,萦绕着她似曾相识的,仿佛放着它不管就不行的气氛。 曾经在谁的身上感觉到过来着…… 黑樱桃般的仓鼠在她掌中蹭了蹭。 温暖,柔软,如同新烘好的蛋糕。 嗅闻到的气息泉水般甜美又清澈。 而首次允许后从此就可畅通无阻。 所以不要随便对怪异说出这种话啊,助手酱? 似乎安静下来的仓鼠突然偏头,在她小指的齿痕上又加重般咬了一口。 她茫然地抬起手,被咬的地方还在作痛,那一圈小小的齿痕留在她洁白柔嫩的小指上,像是枚强行戴上去,又摘不掉的指环。 三叶与日向夏彦则傻乎乎地一人叼着一根冰棍。 呼呼旋转的风扇将桌上的纸牌吹得飞起。 明天阿普看到后,他的表情一定会很好玩吧? 而且既然被那么热情地邀请了,他也绝不会毁约的。 来吧,来陪我玩吧。 不然真——的会很寂寞的。 所有仓鼠中人气最高的品种。 雪白的一小团,背上一抹浅灰泛着银色的质感。 每一根纤细的长毛都仿佛透着钻石般晶莹的闪光。 蠢呆呆的黑蜡笔正忙碌地把自己藏到各个角落的食物都刨出来堆到它身边。 白仓鼠安静矜持地待在原地,仿佛正等待她的到来。 虽然凭空出现在塑料箱中央很是诡异,但谁看到这样的小可爱不会一眼就被俘获呢?完全无法抗拒毛茸茸的八寻宁宁立即星星眼地伸手进去。 而白仓鼠乖巧地爬入她掌心。 又轻,又软,好像一小团棉花糖。 黑蜡笔忧郁地抬着头,活像仰望辉夜姬回归月亮。 八寻小心翼翼地双手托着它,仿佛手中是一捧不会化的雪。 用洗净的几个小食盆庄严地盛上豪华的仓鼠食物:小颗的蓝莓、切碎的无花果、甜玉米、油脂丰富的果仁、一小滴乳酪,两条鲜美肥胖的面包虫,还有一束鲜嫩的蒲公英、紫花苜蓿与金盏花草茎。 白仓鼠既不贪多,也不挑食,无论哪样都礼貌品尝,只是把面包虫的小盘向外推了推。 最后还嚼了嚼草茎。 很抱歉没有及时接你的电话,因为我就在这里啊,宁宁。 闪现于此的一瞬间,赤根葵就辨认出这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八寻宁宁的房间。 由于特殊的体质和兴趣,她并没有惊慌,反而颇为好奇地等待好友的到来。 对于这位海鸥学园人气超高的美少女来说,最近有桩牵挂的小事一直困扰着她。 那就是好友八寻宁宁似乎遇到了什么大麻烦。 不仅每天放学不见踪影,这几天来,在她一如往日的笑颜之外,偶尔也会怔怔发呆,流露出惆怅与焦虑的神色。 只有最熟悉她的人才能捕捉到这细微的变化。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为什么不向亲近信赖的友人倾诉?既然宁宁不愿对她说,赤根葵也不擅自探寻她的秘密。 但内心担忧的猜测却难以止住。 ——把这当做一次机会的话,说不定能发现宁宁在苦恼什么。 她的那盆则是丁香灰紫,温柔又清爽。 都很符合彼此的喜好与气质。 少女漫画堆放在一起,位置没什么变化,看来最近没什么心情翻看呢。 唔,早晨买牛奶时路过书店,似乎有宁宁在追的某本漫画出了新卷,看她好像在忙,不如明天买了送给她吧。 一边享受着好友的梳毛服务,她的视线像侦探般扫过边边角角。 多出的是关于怪异的书籍,还有五十多年前的旧报纸?! ……果然发生了什么吧,宁宁? 午后温和得令人打哈欠的光线中,八寻宁宁梳着仓鼠雪白的毛,渐渐自己也趴到了桌面上,和它平视。 这只温暖可爱的小动物,仿佛某位好友陪在身边般带来令人安心的舒适气场。 整个上午的忙碌劳累后,她不由自主地慢慢闭上眼睛。 果然人在混沌中,不是用眼睛,而是全靠心去感知时是最敏锐的吗。 仓鼠温柔地蹭了蹭她的侧颊。 睡吧,宁宁。 尽管记忆混乱,那些事仿佛从未发生,但她知道,自己曾陷入危重的厄难,在那时,是宁宁像骑士一样闯入黑暗,救出了她。 即使有小秘密也没关系,女孩子正是因为神秘才更有魅力,不是吗?何况,我也同样有没有告诉你的事情,那就是—— 仓鼠凑近沉睡的好友耳畔,小小声说出了什么。 即使她有感知,大概也只是一串柔和清脆的吱吱声吧。 好啦,我的秘密已经告诉你了。 这可是青梅竹马的茜君都享受不到的待遇哦! 所以作为交换,如果真的遇到什么困难,也请试着来依赖我吧。 毕竟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不对吗?.

次の

【ALL宁】大家都变成仓鼠了!

やしろねね 寿命

学校の七不思議というとこわ~いイメージがありますが、本作ではオカルト要素はそのままに、怪異の「花子くん」とおまじない好きなオカルト少女「寧々」のハートフルな日常コメディが描かれています。 不思議な世界観に、あなたもいつの間にかハマっていること間違いなし! 12月27日(水)の最新7巻発売にあわせて、今回は『地縛少年花子くん』の内容と、発売を記念して開催されるプレゼント企画についてご紹介します。 『地縛少年花子くん』とは? かもめ学園に通う恋する高校1年生、八尋寧々(やしろ・ねね)が聞きつけた噂。 それは旧校舎3階の女子トイレに「花子さん」がいて、花子さんを呼び出すと、大切なものと引き換えに何でもひとつ願いごとを叶えてもらえるというものでした。 片思い中の先輩と結ばれたい寧々は、旧校舎に足を踏み入れ花子さんを呼び出します。 しかしそこに現れたのは、赤いスカートにおかっぱ頭の花子さんではなく、学ラン姿で黒髪短髪の「花子くん」。 恋愛のハウツー本片手に、先輩を振り向かせるための作戦をあれこれ考える花子くんと寧々。 そしてそれがきっかけで寧々は呪いにかかり、花子くんとある契約を結ぶことになってしまうのです……。 個性豊かな怪異たちがたくさん登場し、寧々を巻き込みながら物語が進んでいく『地縛少年花子くん』。 怪異たちの素顔もさることながら、花子くんの過去や、もう一人の花子くん(!?)の存在も次第に明らかになっていきます。 『地縛少年花子くん』最新7巻発売記念! 特製ポストカードがもらえます 『地縛少年花子くん』最新7巻は12月27日(水)発売。 これを記念して全国の書店約100店舗では、第1巻~第6巻のうち1冊以上購入すると、『地縛少年花子くん』のオリジナルポストカードがもらえるフェアが開催されています。 まだ『地縛少年花子くん』を読んだことがない方・買いそびれた巻がある方は、この機会に揃えて一気読みするのがおすすめ。 ポストカードは枚数に限りがありますので、ぜひお早めに! 〉 〉.

次の

地縛少年花子くん

やしろねね 寿命

原著向. 关于记忆,其实八寻也去问过身边的朋友,不过统一回复都是她出了一场车祸,所以导致了记忆紊乱,以后还能恢复的,几乎每个人都是这么回答,无一例外。 不过…为什么小葵在对她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里闪过的不是对她重获新生的欣喜,而是一种令人捉摸不透的带着丝丝心疼的情绪。 虽然也想去问过,但是每次都会被人莫名的转移话题。 楼道里学生们嘈杂的交谈声令八寻蹙眉,好友赤根葵一直担忧的望着她的脸,不知在想着什么。 赤根葵拿的是草莓牛乳,刚到班里,她的青梅竹马苍井茜就走了过来。 入夜,八寻泡完澡便早早躺去了床上,或许是这几日过于疲惫,并未过了多久的她便进入了沉沉的梦乡。 八寻并未想到比自己小一年级的学弟会主动邀约她,而原因竟然是…要她陪着他一起做甜甜圈。 花子承认,当少年带着八寻再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是欣喜的,抬起的手腕充满期盼的想要再次抚上少女的发丝,却最终还是在人的躯体中穿透了过去,是啊,他触碰不到她了。 带着温度的甜甜圈在花子的手里安静的置放着,他伸手拿出了一块放进口中,还是以前那份熟悉的味道。

次の